太虚
太虚

春滿湖山花滿林,連朝陰雨阻探尋。 老天不解如人意,何日方能慰此心! 儻得狂風騰虎嘯,盡教枯木作龍吟。 浮雲掃卻晴空現,湧出紅曦換綠霖! 性定曾經悟上乘,廿年鍛鍊更相應。 青蓮火里光華燦,信是人間第一僧! 佛法雙肩早自承,青年逸氣逐雲騰。 道宏世濁相知少,歐海波瀾展未能! 浮生四十今初度,幻質飄零尚未央。 風燭無常願無盡,海天雲水正茫茫! 廿載靈岩憶舊游,苕磽塔寺望中收。 前塵影事模糊甚,山自凝然水自流。 四登雪竇初飛雪,乍惜梅花未放梅; 應是待令寒徹骨,好教撲鼻冷香來! 一反自性成真佛,三省吾身學古人。 悟得本空好勤拂,永令明鏡絕纖塵。 越州故友王芝如,得得雲林訪我居。 忽憶鐵岩許烈士,玉泉亭畔一長噓! 溪風習習水淙淙,曳杖飄然過伏龍。 寺內曾栽司令柏,橋邊待補翰林松。 翠光迎納山瞳暖,寒色飛侵瀑雪濃。 老樹不刪成古趣,且將新值課寒冬。 此身四十六初度,母難空添德慧無。 且幸猶存真面目,莫教孤負好頭顱! 不因剃發除煩惱,那更留須表丈夫! 此日刮磨重淨盡,露堂堂地證真吾。 別白雲山廿四年,萬峰重見接青天。 依稀跡認雙溪舊,變幻多端古剎前。 俗化混言歸大道,靈源孰悟到真禪! 能仁共向深稽首

印光
印光

《印光圣像》 印光生郃陽,姓趙字子任, 少讀程朱書,弱冠入終南, 遍參南北林,閉關普陀山, 持念護淨土,弘化善經論, 但將一死字,懸供自房中, 常生慚愧心,及生慚悔心, 靜常思己過,閒不論人非, 世壽八十載,圓寂靈岩山, 丙申作像贊,以光聖賢明, 魯人陳毓三,敬製於湘上

虚云
虚云

虛雲生湘鄉,姓蕭字幻遊, 五宗法脈聖,四朝五帝經。 弱冠而皈依,不惑朝五臺, 行腳閩粵滇,古稀返曹溪。 發心建南華,中興雲門禪, 歷盡世磨難,了知皆無常。 世壽百二十,圓寂雲居山, 悲深頭陀行,志氣百余年。 菩薩清涼月,常遊畢竟空, 眾生心垢凈,菩提影現中。 甲午作像贊,以光聖賢明, 魯人陳毓三,敬供於湘上

太虚
太虚

春滿湖山花滿林,連朝陰雨阻探尋。 老天不解如人意,何日方能慰此心! 儻得狂風騰虎嘯,盡教枯木作龍吟。 浮雲掃卻晴空現,湧出紅曦換綠霖! 性定曾經悟上乘,廿年鍛鍊更相應。 青蓮火里光華燦,信是人間第一僧! 佛法雙肩早自承,青年逸氣逐雲騰。 道宏世濁相知少,歐海波瀾展未能! 浮生四十今初度,幻質飄零尚未央。 風燭無常願無盡,海天雲水正茫茫! 廿載靈岩憶舊游,苕磽塔寺望中收。 前塵影事模糊甚,山自凝然水自流。 四登雪竇初飛雪,乍惜梅花未放梅; 應是待令寒徹骨,好教撲鼻冷香來! 一反自性成真佛,三省吾身學古人。 悟得本空好勤拂,永令明鏡絕纖塵。 越州故友王芝如,得得雲林訪我居。 忽憶鐵岩許烈士,玉泉亭畔一長噓! 溪風習習水淙淙,曳杖飄然過伏龍。 寺內曾栽司令柏,橋邊待補翰林松。 翠光迎納山瞳暖,寒色飛侵瀑雪濃。 老樹不刪成古趣,且將新值課寒冬。 此身四十六初度,母難空添德慧無。 且幸猶存真面目,莫教孤負好頭顱! 不因剃發除煩惱,那更留須表丈夫! 此日刮磨重淨盡,露堂堂地證真吾。 別白雲山廿四年,萬峰重見接青天。 依稀跡認雙溪舊,變幻多端古剎前。 俗化混言歸大道,靈源孰悟到真禪! 能仁共向深稽首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