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花蓮畫記


2014.3.31

建泰舅舅自己有一间建筑事务所,因为我的到来,他腾出了一周的时间专程陪我画画。早晨七点半左右简单吃过早餐就要去附近的眷村,因为建泰舅舅喜欢拍黑白片,所以看起来更像是我在陪他,他会帮我跟老兵亲切的打招呼,问候老兵,并且介绍我。花莲这个时节的空气很好,可以闻到太平洋的味道,天空总是蓝色,散淡的飘着几朵慵懒的云,其实走在眷村,不管是不是老兵,他们都会对我和舅舅微笑,这个地方很小,人都和空气一样,和善、清新、温暖,很少有冷漠的面孔。这让我的步调轻松、从容,我们也总是可以碰到喜欢聊天的老人,有的老人知道我来画老兵,就会带我一家一家去拜访那些不愿意出门或者行动不便的老兵。

刚进去眷村的时候,说实话我还是有些害怕,因为眷村的感觉很像我以前写生去过的惠安农村,房屋很简单,有的甚至就是塑料隔板房,也会经常看到满嘴鲜红色的醉醺醺的原住民用凶恶的眼神看着我,舅舅告诉我这里的原住民福利很好,他们不用工作,每天就是喝喝酒唱唱歌嚼槟樃,努力生孩子。

2014.4.1

今天在荣民总医院的附近遇到很多晨练的老兵,旁边还有一个原住民与老兵混住的大陈村,在总医院门口的长凳上经常会有老兵歇脚,我便和舅舅上去搭话肖像,偶尔会有大陆旅行团的大巴车经过,大巴车里的游客会和老兵挥手,老兵也会回敬一个军礼,这样的事情每天都会发生。

今天很庆幸收到一张建诚舅舅给我的一张行程单,是台湾退伍军人协会专门为我安排的一个为期三天的老兵见面会,着实让我受宠若惊了一把。期待接下来的三天!

2014.4.2

今天建诚舅舅带我拜访花莲县新城乡乡长钱自立先生,他满脸的笑容,与众多政客一样,他的马甲上印上了自己的职务与名字,走到哪里大家都会知道他是谁,做了什么。听了我来画老兵的目的,他特地安排出来了一个小时带我到他的家里画了他的父亲和同村的几位老兵,他父亲是重庆人,四九年带着当时年幼的他来台湾。今天的花莲空气很湿润,路面上湿漉漉的,画完乡长的家人,我们又来到了一座小庙前,又遇到了几位老兵在聚会聊天,每画完一位老兵,我都要呈上一份敦堂印制的心经,并署上日期姓名。

下午按照台湾退伍军人协会的行程安排,在荣民退伍活动中心座谈,据舅舅介绍,潘年德老先生是同舅公关系非常好的战友,听了我来这里专程组织了这次为期三天有十五位老兵参加的座谈。活动中心有义工服务,用经费购买了水果和饮料,我们围坐一起,不知道为什么,面对这些长者,我丝毫不紧张,仿佛是前世注定要短暂相聚一般,我们都落落大方的问着彼此特别想要知道的问题,比如我想知道他们是不是都是在大陆有一个老婆,台湾也有一个老婆,他们也特别想知道大陆现在交通设施的发展。总之有一种感觉,就是相互的牵挂,大家都找了一个气候适宜的下午,温暖的交谈。

人生中美好的际遇时时都有,留下彼此美好的回忆,而后的日子可以怀念,这种感觉也像今天花莲的天气,舒适!

2014.4.3

一早,建泰舅舅载我去和全家人一起扫墓,看望舅公,每年的这个时候,虽只有短短三天假期,全家人也都会从各地赶到花莲祭祀。舅公在世时是上尉,在他们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这次清明,应该是第一次大陆亲人来祭奠,我的心里很难过,因为我记得两年前第一次同母亲来花莲时,虽不是清明开放日,但舅舅依然还是带我们来了这里,母亲跪在山下磕了三个响头,我知道这是我外婆的情愫,因我外婆最挂念的是当时十几岁便离家的舅公。有些分别,遇到不好的时代,便是永别。外婆最常对我说的就是他的弟弟才份很高,志气过人,少小离家,孤身一人流亡到台湾,她做姐姐的没有帮弟弟照看过一天的孩子,没有帮弟弟的孩子洗过一件衣裳。我想外婆对弟弟的思念之痛,以及我母亲的痛,与我今日来祭祀的痛,都是家人对彼此的爱和牵挂。我的外婆总会离开我的母亲,我的母亲也总会离开我,人活着,难免就要经历这种分离,相聚让我们拥有美好的回忆,离别让我们催生眼泪,这些欢乐和痛苦使我们更加真实。舅婆没有跟我说很多,因为她一直在哭,有时候捂着脸哭,有时候抽泣,有时候笑着哭,我想她坚强的外表下,一定承受了太多太多。

2014.4.5

建国大舅在距离花莲3小时车程的玉里镇开诊所,建诚舅舅把我送来这里画几天,玉里镇有一家荣民医院,里面大多住着精神出了问题的老兵,大舅是玉里当地的有名医师,他与这个医院的护士长很熟,今天带我来这个医院画老兵。这里的老兵很听护士的话,护士基本都是用口号管理他们,几位老兵一组,非常遵守护士的话,我试图与他们打招呼问候,但似乎他们没有表达自己想法的能力了,有的会止不住流口水,护士要帮他们擦,画了大概十位老兵的样子。

下午建国舅舅要工作,他给了我一辆丰田雅力士,让我自己随便逛逛,玉里镇不大,可以看到的在外面的老人也大多是老兵,画了几天的老兵,也掌握了一些套近乎的技巧,便随机应变的画。

#畫記Signature

0 views
  • YouTube
  • Facebook
  • Instagram
bilibili.png
zhihu.jpg
2020 © Qi Che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