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劉漢輝小像記


鈍生劉漢輝,新化人也,其人敦厚,面相潤滿,齒白目炯,膚赭腮紅。公常居書室,懸虛雲像於小窗伴讀,余與友之,皆緣此像。公學貫古今,性情敦雅,專心學問,撰編古籍,普世宣法,無量功德。陳繼儒曾言:「筆之用以月計,墨之用以歲計,硯之用以世計。筆最銳,墨次之,硯鈍者也。豈非鈍者壽,而銳者夭耶?筆最動,墨次之,硯靜者也。豈非靜者壽而動者夭乎?於是得養生焉。以鈍為體,以靜為用,唯其然是以能永年。」公之情性,皆是由鈍而生。余至楚地兩載,得此良師益友,常對酌小飲,偶隨心扯談,舒萬丈豪情,發悉心大願,豈只為 風雅般般?與公友,對坐即心安。甲午紺香魯人陳琪制漢輝兄小像以念並記於高橋東窗。

#畫記Signature

8 views

Recent Posts

See All

我的画和她的话

如果说绘画是精心设计的一场宗教仪式, 那这些速写便是涌上心头的霎那念头。 我是阅读圣经的乞丐, 纸张是我破烂的礼帽, 画笔是我心不在焉的眼神。 爱丁堡的夏, 喧闹至极, 红色的绿色的闪着光的叶子, 和各色各样疯狂的街道, 歇斯底里的交织。 夜晚不过三四小时, 被伴着彩虹的晨光撕破。 所有的夏夜, 尽情狂欢。 安静寂冷的冬, 行人罕见, 阳光喘息三四个小时, 其他的时间, 饮酒, 饮酒, 而后, 以

聽泉書院艺术家访谈--陳琪 Artist Interlocution of TINGQUANSHUYUAN

听泉书院:您是从何时起接触艺术,又是从何时开始进行艺术创作的? 陈琪:我的父母是朝九晚五上班的工人,记得小时候我自己在家就是瞎写瞎画,后来读小学了,父母觉得我既然喜欢,就报了绘画班,每天放学后,学习素描、速写、水粉、水彩和人体结构。我的启蒙老师对我很好,偶尔周末会骑着自行车带我去挖泥巴做雕塑,那时候就是单纯的喜欢跟老师画画,每天最快乐的事就是在画室画画,也养成了笔不离手的习惯,直到现在,一天不画画

安堂游记 | 一“意”孤行

12.16 入冬的爱丁堡又黑又冷。 索性买特价机票,租辆便宜的小车,米兰出发,一“意”孤行。 落地后手机信号全无,只知看到“Milano”,那便是我要去的城。且将车作驴,慢慢悠悠晃进米兰。 驶入米兰,已过傍晚,灰红色天空的尽头,隐映着古老的城门。偶尔透进车窗低矮的斜阳,祥和安宁。只半天光景,便抵至意国,可这却并未使我兴奋激动,直到雄壮奢华的米兰大教堂直立在面前,顿感自身的微茫和宇宙的阔广,它似溪山

  • YouTube
  • Facebook
  • Instagram
bilibili.png
zhihu.jpg
2020 © Qi Che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