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野菊花


她本是瀟水龍王的小女兒,五百年前因貪玩被漁人捕去,在泠江早市被一位披頭散髮的刀客買下放生。她回去龍宮發誓要回人間找到刀客結為連理,從那以後,她就成了寺中每天最早的香客,她相信她的願力可以感動如來,再為她續寫一段姻緣。就這麼每天去香供,她愛上了這樣去想著心裏的刀客。

他就是五百年前的那個刀客,從少林學完凌波微步,趕上時局變遷難以糊口,只得再謀活路。中原戰亂,他便 來到了泠江邊的因果寺。他的心中還是個武僧,受不了早課的晨鐘,也耐不住無葷腥的暮鼓,看不慣住持的規規矩矩,也放不下早就不練的絕活。做不了婚喪嫁娶的法事,拉不下面子去拿缽化緣,也撕不破臉去行俠仗義。老和尚就給了他一個掃把「去把地掃好」。

拿起掃把的一刻,他似乎有種刀客的感覺,但他是不會想到五百年前的自己,只是握起掃把的時候,讓他有種 似曾相識的感覺。從此,他便每天負責清晨掃地,自己獨住一個門房,門房旁邊他種了一株野菊花。總之,他愛上了掃地。

他當班的第一天也是遇到她的第一天,她決定去佛祖前許願的第一天,也是遇到他的第一天。只是,他們都不曾想起對方。就這樣,他們互不相識的每天路過,直到有一天,他拿不起掃把,他和他的野菊花被小和尚們葬到了後山上。也是那一天,她終究因思念成疾,也死在廟中,龍王滿足了女兒生前的願望,為了讓她繼續還可以香供,把她葬在了寺廟的後山。

從此,後山多了兩座墳,兩座墳中間,有一株黃白的野菊花。

#詩文Article

8 views

Recent Posts

See All

我的画和她的话

如果说绘画是精心设计的一场宗教仪式, 那这些速写便是涌上心头的霎那念头。 我是阅读圣经的乞丐, 纸张是我破烂的礼帽, 画笔是我心不在焉的眼神。 爱丁堡的夏, 喧闹至极, 红色的绿色的闪着光的叶子, 和各色各样疯狂的街道, 歇斯底里的交织。 夜晚不过三四小时, 被伴着彩虹的晨光撕破。 所有的夏夜, 尽情狂欢。 安静寂冷的冬, 行人罕见, 阳光喘息三四个小时, 其他的时间, 饮酒, 饮酒, 而后, 以

聽泉書院艺术家访谈--陳琪 Artist Interlocution of TINGQUANSHUYUAN

听泉书院:您是从何时起接触艺术,又是从何时开始进行艺术创作的? 陈琪:我的父母是朝九晚五上班的工人,记得小时候我自己在家就是瞎写瞎画,后来读小学了,父母觉得我既然喜欢,就报了绘画班,每天放学后,学习素描、速写、水粉、水彩和人体结构。我的启蒙老师对我很好,偶尔周末会骑着自行车带我去挖泥巴做雕塑,那时候就是单纯的喜欢跟老师画画,每天最快乐的事就是在画室画画,也养成了笔不离手的习惯,直到现在,一天不画画

安堂游记 | 一“意”孤行

12.16 入冬的爱丁堡又黑又冷。 索性买特价机票,租辆便宜的小车,米兰出发,一“意”孤行。 落地后手机信号全无,只知看到“Milano”,那便是我要去的城。且将车作驴,慢慢悠悠晃进米兰。 驶入米兰,已过傍晚,灰红色天空的尽头,隐映着古老的城门。偶尔透进车窗低矮的斜阳,祥和安宁。只半天光景,便抵至意国,可这却并未使我兴奋激动,直到雄壮奢华的米兰大教堂直立在面前,顿感自身的微茫和宇宙的阔广,它似溪山

  • YouTube
  • Facebook
  • Instagram
bilibili.png
zhihu.jpg
2020 © Qi Che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