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写像小记


寫像一科,古來有之。中西術法,功夫各異。

吾華作像,口訣延傳。相人明理,提氣馭形。吳道子、李公麟、曾鲸、陳老蓮,煉筆達意,風雅俊爽。

西人寫像,透視為據。細摹詳襯,滿景如臨。達芬奇、倫勃朗、安格尔、弗洛伊德,極盡雕琢,不失端莊。

然晚近以來,滔滔者盡宗西學。畫師每以正襟危坐之形,摹得些許之肖,而以此自足,全不知精妙何在。者般逐外乏內,可不惜哉!可不痛哉!

夫攝神取相,功在畫外。必五嶽四瀆,各有對照;性情稟賦,瞭然於心。故釋像有善顏,道流具修真,帝王崇龍鳳,儒賢見忠義,武士多英勇,貴戚尚浮華,天帝明威福,鬼神作醜馳,士女宜秀色,田家有醇甿。

善寫像者,世事人情、貴賤冷暖,洞若觀火;善寫像者,古今群書,中西諸學,博覽熟識。然後涵養累積,滋潤心源。古人雲,技進乎道,藝通乎神,斯之謂也。

此又非俗世畫匠可知也。


7 views

Recent Posts

See All

我的画和她的话

如果说绘画是精心设计的一场宗教仪式, 那这些速写便是涌上心头的霎那念头。 我是阅读圣经的乞丐, 纸张是我破烂的礼帽, 画笔是我心不在焉的眼神。 爱丁堡的夏, 喧闹至极, 红色的绿色的闪着光的叶子, 和各色各样疯狂的街道, 歇斯底里的交织。 夜晚不过三四小时, 被伴着彩虹的晨光撕破。 所有的夏夜, 尽情狂欢。 安静寂冷的冬, 行人罕见, 阳光喘息三四个小时, 其他的时间, 饮酒, 饮酒, 而后, 以

聽泉書院艺术家访谈--陳琪 Artist Interlocution of TINGQUANSHUYUAN

听泉书院:您是从何时起接触艺术,又是从何时开始进行艺术创作的? 陈琪:我的父母是朝九晚五上班的工人,记得小时候我自己在家就是瞎写瞎画,后来读小学了,父母觉得我既然喜欢,就报了绘画班,每天放学后,学习素描、速写、水粉、水彩和人体结构。我的启蒙老师对我很好,偶尔周末会骑着自行车带我去挖泥巴做雕塑,那时候就是单纯的喜欢跟老师画画,每天最快乐的事就是在画室画画,也养成了笔不离手的习惯,直到现在,一天不画画

安堂游记 | 一“意”孤行

12.16 入冬的爱丁堡又黑又冷。 索性买特价机票,租辆便宜的小车,米兰出发,一“意”孤行。 落地后手机信号全无,只知看到“Milano”,那便是我要去的城。且将车作驴,慢慢悠悠晃进米兰。 驶入米兰,已过傍晚,灰红色天空的尽头,隐映着古老的城门。偶尔透进车窗低矮的斜阳,祥和安宁。只半天光景,便抵至意国,可这却并未使我兴奋激动,直到雄壮奢华的米兰大教堂直立在面前,顿感自身的微茫和宇宙的阔广,它似溪山

  • YouTube
  • Facebook
  • Instagram
bilibili.png
zhihu.jpg
2020 © Qi Che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