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文化的肖像:我看陈琪的湖湘人物系列


“视野有多大,形象就有多大;想象力有多丰富,神情就有多少种暗示。”看了陈琪的湖湘人物肖像画,让我不由得想起王朔在《动物凶猛》中写下的这句话,也不由得感叹陈琪的想象力和文化视野。

陈琪笔下的湖湘人物肖像画都是遥远的见不到面影的古人。给古人造像,只能追影。在我国画论中关于肖像画有一个庞大的词族:写照、传神、写真、写貌、写像、影像、追影、写生、容像、像人、顶相、仪像、寿影、喜神、揭帛、代图、接白、帝王影像、圣容、衣冠像、云身、小像、行乐图、家庆图等,每一称谓都是都有其特定所指,而追影在明清肖像绘画的序列里是指用追容法所画的便服小像,是与朝服大像相对的流行样式。陈琪所作的周敦颐、王船山、魏源等,都是根据文献描绘而迁想妙得的峨冠博带和铮铮面容。

陈琪的画面里,突显的是气象。譬如,《周敦颐像》,儒装危坐,神情自若,目光如炬,气吞山河。陈琪不知道周敦颐的相貌,我们也不知道周氏相貌,这尊古人的面庞当如何经营?湖南大学问家王闿运有一副对联:“吾道南来,原系濂溪一脉;大江东去,无非湘水余波!” 濂溪就是周敦颐。关于周敦颐,或许妇孺皆知的是《爱莲说》,然而这幅对联不无骄傲的把濂溪先生的功绩表尽,一篇二百四九字的《太极图说》,将两仪四象八卦气韵贯通,开一代宗派,受尊理学鼻祖。陈琪笔下的周敦颐,既不是放浪形骸的魏晋之风,也不是仗剑赋诗的唐人风范,他将其塑造成心宽体胖,屏气凝神的姿态,一股内秀于心的雍容跃然纸上,这或许就是典型的宋儒形象。最为精细刻画的是面容。清朝人丁皋有一篇论肖像的奇文叫《写真秘诀》,文章通篇拿地形地貌与人的生理结构作类比,立论非常。文中说“要立五岳:额为南岳,鼻为中岳,两颧为西岳,地阁为北岳。将画眉目准唇,先要均匀五岳,始不出乎其位。至两耳安法,上齐眉,下平准,因形之长短高低,通变之耳。凡此皆传真入手机关,丝毫不可易也。”这是从下笔着墨开始,论及位置经营,直至阴阳五行,在国人心中衣服面容也饱含天地至理。陈琪画额,天庭饱满,画的是智者的智慧;画颌,地阁方圆,画的是仁者的胸怀;画鼻,端庄不倚,呼出的是一股中正之气;画嘴,蹙唇静口,表现的是一份儒者学养;画眼描眉,画颧续耳,正冠勾髯,削肩正襟,都在表现他内心自行搭建起来的周敦颐形象,也是在表达他对开宗立派周夫子气度的理解。

陈琪,鲁人,是自孔子故乡来到湖湘之地的青年画家,他对于湖南人的气象性格,有一份自己的敏感。他说,“他想知道是什么养成了湖南人这样一种敢于挺立于天地之间的性格”,“或许与这里的湘江水,与这里的南岳七十二峰,甚至与齐白石爱吃的汤粉都有关系。”陈琪从生活出发,从典籍出发,以一副倔强的异域之眼姿态来审视这里的文化传统,审视这里的周围当下,然后通过画笔的皴擦点染出他心中的湖南人来。王船山、魏源、左宗棠、谭嗣同、胡元倓、齐白石、宋教仁、田汉、夏明翰......,这些湖湘人物作品都是他所作的名人写像,也是他所作的湖湘文化的时代肖像。

#評論Critique

0 views
  • YouTube
  • Facebook
  • Instagram
bilibili.png
zhihu.jpg
2020 © Qi Che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