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我的画和她的话


如果说绘画是精心设计的一场宗教仪式,

那这些速写便是涌上心头的霎那念头。

我是阅读圣经的乞丐,

纸张是我破烂的礼帽,

画笔是我心不在焉的眼神。

爱丁堡的夏,

喧闹至极,

红色的绿色的闪着光的叶子,

和各色各样疯狂的街道,

歇斯底里的交织。

夜晚不过三四小时,

被伴着彩虹的晨光撕破。

所有的夏夜,

尽情狂欢。

安静寂冷的冬,

行人罕见,

阳光喘息三四个小时,

其他的时间,

饮酒,

饮酒,

而后,

以为消愁。

这是极端的国度,

——苏格兰,

它最阳光,

它最阴郁!

我想用尽一切可用的文字说出这些感受,

可总无法开始第一句,

如果可以写出来,

便没了画的必要。

女儿与我同行,

她会说出一些无意的语句,

我记录下来,

和这些小画搭在一起。

童言无忌,绘画亦是,

应无所住,而生其心。

London

"我很想飞到天上,变成一只小鸟。可是我只是一只小仓鼠,不过当一只小仓鼠,也很好了。"

Westminster Abbey

"它也不是太陽,只是長的像太陽。"

British Museum

"在這個小房間裡,可以看到太空雨之旅,這些太空人會吹走人們。"

Cambridge and Oxford

"一定要慢慢說,這樣太陽就越來越來發展它的光芒,使我們走一段路。"

Jedburgh

"我们不要去听音乐会了,我们看一下哪里有草原,去草原吧。"

Stirling

"我从没有看过这么美的地,你牵着我也不容易."

Edinburgh

"快看那边,海!要是能把自己扔进去该多好,就像从这个悬崖跳下去一样。"

"他是一个三角形先生,他在爬山。"

"这是一封龙卷风的信,里面什么都没有写,留下来擤鼻涕,所以它也是鼻涕信。"

"思考是什么?思考没什么用。"

"你画了太多的画,别人就不会那么喜欢你了。"

“我就是想去一个自由的地方。”

“冰激凌死了,喝醉了就去看病。”

“我是你学堂的第一位学生,你是我第一位舞伴。”

“爸爸,你是我夜晚的太阳。”

#畫記Signature

6 views

Recent Posts

See All

聽泉書院艺术家访谈--陳琪 Artist Interlocution of TINGQUANSHUYUAN

听泉书院:您是从何时起接触艺术,又是从何时开始进行艺术创作的? 陈琪:我的父母是朝九晚五上班的工人,记得小时候我自己在家就是瞎写瞎画,后来读小学了,父母觉得我既然喜欢,就报了绘画班,每天放学后,学习素描、速写、水粉、水彩和人体结构。我的启蒙老师对我很好,偶尔周末会骑着自行车带我去挖泥巴做雕塑,那时候就是单纯的喜欢跟老师画画,每天最快乐的事就是在画室画画,也养成了笔不离手的习惯,直到现在,一天不画画

安堂游记 | 一“意”孤行

12.16 入冬的爱丁堡又黑又冷。 索性买特价机票,租辆便宜的小车,米兰出发,一“意”孤行。 落地后手机信号全无,只知看到“Milano”,那便是我要去的城。且将车作驴,慢慢悠悠晃进米兰。 驶入米兰,已过傍晚,灰红色天空的尽头,隐映着古老的城门。偶尔透进车窗低矮的斜阳,祥和安宁。只半天光景,便抵至意国,可这却并未使我兴奋激动,直到雄壮奢华的米兰大教堂直立在面前,顿感自身的微茫和宇宙的阔广,它似溪山

文化的肖像:我看陈琪的湖湘人物系列

“视野有多大,形象就有多大;想象力有多丰富,神情就有多少种暗示。”看了陈琪的湖湘人物肖像画,让我不由得想起王朔在《动物凶猛》中写下的这句话,也不由得感叹陈琪的想象力和文化视野。 陈琪笔下的湖湘人物肖像画都是遥远的见不到面影的古人。给古人造像,只能追影。在我国画论中关于肖像画有一个庞大的词族:写照、传神、写真、写貌、写像、影像、追影、写生、容像、像人、顶相、仪像、寿影、喜神、揭帛、代图、接白、帝王影

  • YouTube
  • Facebook
  • Instagram
bilibili.png
zhihu.jpg
2020 © Qi Che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