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百年,也消长,今巨变,谓之殇。
陈琪是山东人,那里本是孔孟之乡,他在毓字辈中排行老三,所以字毓三,现在供职于湖南省画院,拥有一个让年青画家艳羡的专职画家身份,人却很散淡。
何山是甘肃人,地界虽偏但那儿却是西天取经的必由之路,敦煌飞天之所在。他先是做媒体,转而研学经卷于岳麓书院,小隐隐于山。
作为中国古代哲学,儒、释、道存在了几千年,巍巍屹立如三座大山。在这里,极具象征意味的“三山”二字,抽离于他俩的名字,打散重组后,自有莫名的指向。“来持”实则为加持,他们自圆其说,称儒、释、道三教能如高僧加持,打开大家的视野和思路;也可以视为众人拾柴,共同加持,让大家心智更明。
他们的这批作品,也真的称得上珠联璧合,有慧者之光,陈琪画人物,何山作题跋,画很端庄,字也很肃穆。
论题材,既有湖湘诸子,儒学大家;又有观音罗汉,佛经宝相;还有道家的庄周梦蝶、老子说经;论形制,则既有盈尺小作,又有绵延长卷,引人思绪,让人流连。
陈琪先后毕业于人民大学艺术学院和中国美术学院,功底扎实,造型生动,线条俊朗,惜墨如金。从北走到南,从未受流俗影响,画格高致,本真守法。
何山习字,亦有些年头,赵孟頫、邓文原、皇象、史孝山均有所涉猎,尤其是对唐代第一妙腕孙过庭的章草下力最多。这批作品,也以章草为多,用笔沉着,隽拔刚健,意气平和,写出了隶书转草的韵味。卷末画首,拟文作句,也多为点睛之笔。
笔底年华,山边岁月,时空变幻,恍如盗梦,三教之中,核心价值似被抽离、被接木、被消解、被调笑,代之以恶象,以乱象,以虚象,以惨象。
三山不忍,江河废流。陈琪、何山,深知此痛,写仙画圣,抄经悟理,涵养心性,期望三教九流,都能自省开智,渡人渡己,这其实与宗教信仰无关,只与行事和做人相关。
画如明镜,字若宝珠,就在你我面前,你见与不见,它都不增不减。即便你姗姗来迟,它仍似三山来持,照见彼岸,如是,那真真便是极好的。
邱天

  • YouTube
  • Facebook
  • Instagram
bilibili.png
zhihu.jpg
2020 © Qi Che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