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reload

March 22, 2020

过往亿万岁月,人类在无数事件中寻求真相,因为需要一个继续活下去的“希望”,而那个答案常常是人们所愿信的。渴望真,犹如渴望光,没有它的星点,人类将被黑暗和无知围困。科学、哲学、宗教、政治,万千条定理、总结、教义、规矩,给了人类无数交织渗透的标准,相互佐证又相互矛盾。因我们意识不同,又有了差别理解的主义、种族、信仰、政体。我们戴着这副眼镜观察周遭,定义善良、虚伪、美丽、丑陋、伟大、卑鄙、慷慨、吝啬种种,而后再得出自洽的说法,骗自己不在黑暗中,仿若不再愚痴。

真,即这样离去,犹如时间的不存在。可倘若它们必须存在,那么,每个人都有一把标尺。线如是,它是极窄的面,人类用它来对事物的边界做基本的区分。可国界那条线实际并不存在,因为深处那条线中时,线两边是相同的人事;人的边界亦无形,它是一种心灵的相互遥感;因线而划的万物幻相,如白驹过隙,稍纵即逝。

我们身边确有如此悄然离去者,他们不像李文亮,还能泛起数月涟漪。无论肤色、信仰、种族、国籍,皆在生命终尽时,瞬间归零,呜呼一生。在意识尚存时,他们脑中回旋的,是哪种科学阐释?哲学理论?抑或是怎样的信仰慰籍?——我猜都不是。生死边缘,倘若还有一丝气力,脑中闪现的定是些未尽的事和深念的人,那些点滴片段和温情深意。

我们在意这场灾难中的是非善恶,因为不愿此生这样终结,惦念没有得到的,担忧会失去的,憧憬未来,常怀过往。

Please reload

  • YouTube
  • Facebook
  • Instagram
bilibili.png
zhihu.jpg
2020 © Qi Chen, All Rights Reserved